当前位置 : 首页 > 社会 > 内容

每45分钟就有一人丧命家暴,俄罗斯女性:“我想活,我不想死”

 2019-10-25 18:04:47

●郑李颖/温

阿莱娜.波波娃把最后一把刷子抹在脸上,补上了他狰狞的伤疤,就像血从伤口流出一样。她把自己的自画像贴在网上,小心翼翼地标注了四个俄语单词#лл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我不想死)。

这是阿莱娜·波波娃(Alena popova)的“家庭暴力化妆”7月初首次出现在互联网上。一个月后,从#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о标签开始,近10,000张照片在互联网上分享,超过650,000人签署了请愿书。

“根据俄罗斯政府的统计,俄罗斯每年约有1600万妇女遭受家庭暴力,”阿伦娜·波波娃在接受采访时强调,“但我们的司法系统对这些家庭暴力受害者的保护几乎为零。”

8月4日,俄罗斯圣彼得堡列宁广场,凉爽的风在夏天依然盛行。同一天,大约1000人聚集在一起,举着诸如“我想活下去,我不想死”、“停止家庭暴力”、“他们应对暴力负责”、“支持莫斯科游行”等横幅,呼吁俄罗斯联邦政府通过一项防止家庭暴力的法律。在莫斯科,类似集会的申请被推迟了三次。

人权活动家兼妇女互助项目的共同创始人阿莱娜·波波娃是该活动的发起人之一。在这次大规模示威和抗议之前,俄罗斯互联网上很久以前就发起了一场反对家庭暴力和促进执行《反家庭暴力法》的风暴式运动。英美媒体称之为“家庭暴力化妆”运动。这场运动的发起者之一也是阿伦娜·波波娃。

在一次采访中,阿伦娜说他永远不会忘记他怀孕的朋友五年前被他的伴侣踢到了肚子。"我不会允许他在接下来的任何时候使用暴力。"

随后,阿莱娜向莫斯科国立学院提出申请,并在该学院学习了4年法律,在此期间,她参与起草了一项保护暴力受害者的法案。

超乎想象的是,今年7月初,阿莱娜·波波娃(Alena popova)在网上发布他的“家庭暴力化妆后,遭受家庭暴力或家庭暴力威胁的俄罗斯女性拿起化妆品,在脸上画出大大小小的伤口、瘀伤和疤痕,甚至直接写在脸上。

事件的另一个发起者亚历山德拉·米特罗维察(Alexandra Mitroshina)也在自己的主页上写道,“7月8日,住在俄罗斯库米·斯诺的奥利娅·塞迪科娃被丈夫殴打致死。整个过程发生在他们8岁的儿子面前。”

拥有众多粉丝的博客作者奥凯萨娜·卡拉索娃发布了一组令人恐惧的数据:“在俄罗斯,三分之一的女性被丈夫或伴侣殴打,每45分钟就有一名女性在家被杀害。”她接着写道,“这些数字真的很吓人。”

关于对“家庭暴力化妆”运动的支持,阿莱娜·波波娃(Alena popova)表示,“当女性肩并肩站在一起时,我们的力量会非常强大。俄罗斯迫切需要一项联邦法案来制止家庭暴力,以防止家庭暴力并帮助那些遭受家庭暴力的人。”

“根据俄罗斯官方报告,俄罗斯40%的暴力犯罪是家庭暴力,每年有1.2万至1.4万名妇女死于家庭暴力。”俄罗斯律师阿列克谢说,“尽管遭受家庭暴力的妇女要么忍受要么反抗,但几乎没有法律可以求助。”

就在一年前,在俄罗斯的一场人类悲剧中,三名妇女谋杀了她们的父亲。17岁的克汀娜、18岁的安吉丽娜和19岁的玛丽亚,因为没有做好家务,被他们57岁的父亲哈莎·图瑞安一个接一个地喷在脸上。那天晚上,三个女孩杀了她们的父亲。

回顾他们十多年的生活,他们会发现他们的父亲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地狱般的存在。据俄罗斯新闻报道,三姐妹的父亲将她们长期留在家里,不让她们上学。如果他们做得不好,他们会鞭打他们,在他们脸上喷胡椒喷雾,强迫他们吃狗皮,甚至对他们进行性虐待。

律师阿列克谢说,“这三个女孩受到了严重的身体和精神伤害。”

此案在俄罗斯社会形成了两极分化的观点:有些人认为此案是自卫,另一些人认为这是有预谋的谋杀。

如果被判谋杀罪,这些女孩可能面临长达20年的监禁。俄罗斯已经有十多次声援三姐妹的示威游行。他们呼吁“三姐妹需要的是康复,而不是监狱!”然而,克里斯蒂娜曾在一次采访中说,“即使你真的进了监狱,你的生活也会比以前更幸福、更平静。”

在某种程度上,三姐妹的悲剧与俄罗斯2017年对《反家庭暴力法》的修订有关。根据法律,第一次没有造成严重人身伤害的家庭暴力不构成刑事犯罪;在不造成严重人身伤害的情况下,轻微家庭暴力将被处以最高30,000卢布(约3,239元)的罚款或拘留15天——在法案修订之前,轻微家庭暴力可被判处最高两年的监禁。

“以前,人们害怕刑事指控。新法律实施后,家庭暴力数量激增,因为犯罪者不会受到法律惩罚。这令人担忧。”叶卡捷琳堡市长叶夫根尼·罗伊兹曼(Yevgeny Roizman)表示。在该市,新法律实施后,警方每天收到350起暴力举报,是过去的两倍。

2017年,新法律实施后的年底,另一起家庭暴力案件震惊了整个俄罗斯。谢霍夫市25岁的利塔·格拉谢娃被丈夫带到森林里,并在向警方寻求帮助后割掉了双手。

在医院接受治疗后,丽塔安装了假肢,并将照片上传到网上。矛盾的是,许多网民站在丽塔的丈夫一边,甚至有些网民评论道,“你的丈夫不仅需要砍掉你的手。”

丈夫对妻子拥有绝对控制权的想法深深植根于俄罗斯传统。“打你就是爱你”,“不要把垃圾扔出家门(在公共场合扔脏衣服)”,甚至迷信,“如果你经常被丈夫打,生个儿子会更容易。”

新法律出台时,也在俄罗斯社会引发了广泛的争论。但是支持者认为,“家庭是神圣的,国家不能干涉。在自己家里“打屁股”没什么可怕的。俄罗斯人有自己的家庭价值观,否则,就像在西方国家一样,父母可以被禁止抚养孩子,争吵的伴侣可以分开。”

41岁的医生Nadezhda曾接触过许多暴力受害妇女,他说,侵略者受到法律和社会的保护,妇女和儿童被迫遭受暴力。这是社会健康不佳的迹象,非常令人不安。"我们必须认识到家庭暴力是一种犯罪,而不是传统。"

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2018年妇女、商业和法律报告》,俄罗斯在保护妇女权利的立法领域得分为零,与利比里亚、加蓬、伊朗、也门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持平。

欧洲人权法院今年7月还强调,俄罗斯保护妇女领域的现行法律不足以打击家庭暴力,俄罗斯当局不愿意承认问题的严重性。6月底,欧洲人权法院接受了俄罗斯妇女对家庭暴力的四项投诉。

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家庭暴力受到严格管制。例如,在以色列,任何遭受暴力的家庭成员都可以获得保护令,禁止“肇事者”携带武器接近受害者,甚至肇事者也不能与其家人生活在一起。

在美国,虽然每个州都有自己的法律,但同样的事情是警察接到电话后会立即进行调查。如果受害者身上发现瘀伤或创伤,施虐者将被立即送往拘留中心。

然而,在俄罗斯,根据社会意见基金会最近公布的民意调查数据,14%的受访者认为伴侣间争吵时使用暴力是正常的——去年这个数字是11%。

另一项民意调查显示,一半以上的俄罗斯人认为家庭暴力不是一个重要的社会问题。甚至有63%的受访者说女性自己也有错误,比如裙子的长度或者罗宋汤的烹饪方式。

俄罗斯总统民间社会发展和人权委员会主席米哈伊尔·费多托夫透露,该委员会已向国家杜马立法委员会提交了一项关于防止家庭暴力的法案。他指出,“近150个拥有类似法律的国家的经验表明,这些法律是必要的。例如,在哈萨克斯坦,法律通过后,家庭暴力水平下降了40%。”

与此同时,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主席瓦伦蒂诺·马特维延科、监察员塔蒂亚娜·莫斯科尔科夫和议员安德烈·克里萨斯都公开表示支持修订《反家庭暴力法》。

然而,联合国妇女欧洲和中亚专家庞雅文·马泽采夫并不乐观。“在过去10年里,此类法案已提交国家杜马40多次,但从未达到批准阶段。显然,俄罗斯当局还没有准备好应对家庭暴力。有人说这与国家预算有关。”

上一篇:文明出行引点赞
下一篇:下肢深静脉血栓的四类高发人群,尤其第二、三种以年轻人居多
作者:隐藏    来源:青狮门户网站
大家都在看
热点推荐
为你推荐
严格遵守法律法规,严禁在互联网发布不良信息。
版权所有:  青狮门户网站